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日本殖民大連的司法制度演變研究

發布時間:2019-08-20 08:25

另版东方心经  摘要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在大連地區的殖民統治達到40年之久。其殖民地統治機構為適應侵略形勢的變化多次更易,相應地其殖民地的司法體系也幾經變化。對大連在日本殖民時期司法制度的演變進行分析研究,可以揭示出日本殖民大連的歷史事實。


另版东方心经  關鍵詞日本殖民司法制度司法體系大連地區“關東州”裁判令


另版东方心经  中圖分類號K25文獻標識碼A收稿日期2019-02-26


另版东方心经  20世紀初,日本和俄國之間爆發了日俄戰爭,最后日本戰勝俄國。日本通過《樸茨茅斯條約》攫取了俄國在遼東半島的所有權益,進而成功地實現了重返“滿洲”的目標,此后,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開始了在大連地區長達40年的殖民統治。


另版东方心经  日本殖民大連時期,其殖民地統治機構為適應侵略形勢的變化而多次更易,按統治方式大體分為軍事管制時期、軍民合治時期和軍民分治時期三個階段[1]264。與之相應,司法制度建設也隨之幾經變化。本文從日本殖民地統治機構的三個階段分期出發,對日本殖民時期大連的司法制度建設進行分析和研究。


另版东方心经  一、軍事管制時期(1904年5月—1905年5月)


  這一時期,日本占領軍對大連地區實行以軍法代替司法的司法制度,其根本目的就是鎮壓大連人民的反抗斗爭,確保日本侵略軍大后方的安全,掠奪資源,以保障日軍同俄軍在我國東北的掠奪戰爭順利進行。


  日俄戰爭期間,日本軍國主義侵略者登陸遼東半島,先后占領金州和大連灣地區,大肆收集各種軍需資源,同時征調當地勞工進行勞役,因此激起了當地居民的極大不滿,反抗活動時有發生。為有效地震懾大連當地居民對于日本侵略者的抵抗行為,開展對已占領區的軍政統治,日本占領軍決定在大連地區設立軍政統治機構,實施軍事管制。軍政機構由軍司令官、軍政長官、軍政事務官、軍政委員、管區長官和參事員組成[2]53。


  1904年5月27日和30日,日本軍事占領當局在金州和大連灣設立軍政署。此后,又于復州和旅順建立軍政署。軍政署最先隸屬于“滿洲”軍總司令部,遼東守備軍司令部成立后,改隸于遼東守備軍司令部。軍政署長官由軍政委員擔任,軍政委員負責執行地方管理的一切事務,有發布規章制度、審理裁決民事或刑事案件、征收稅金等權利[3]69。


  日本侵略軍出于軍隊防御以及確保大后方穩定的目的考慮,還建立了專門的審判體系。對于日本殖民者之間糾紛導致的司法訴訟,通過臨時軍法會議、陸海軍軍法會議以及日本裁判所等司法機關依靠日本國內的法律另版东方心经法規開展審判活動。而對于大連當地的原住居民之間的司法訴訟就不能根據日本國內的法律法規進行審判,而是需要依靠截然不同的措施進行。


  在軍事管制時期,日本軍隊發布的不同規定和命令充當了法令的作用。1904年12月,日本侵略軍制定了《遼東守備軍行政規則》,對大連殖民區域的整個軍政體系進行了統一管理,而且通過正式法律的方式對日本軍隊在大連區域的軍法管理體系進行了有效確認。這一規則從1905年1月1日開始,在曾經俄國的租借地旅順行政區、金州行政區以及青泥洼行政區實施。在規則實施過程中,軍政委員根據當地的法律、法令、慣例以及侵略軍的規定、規則等,對當地居民之間產生的各種刑事糾紛以及民事糾紛進行判決。此外,日本殖民當局還先后制定了《軍罰規則及軍罰審理程序》《關于旅順口要塞地區管理的軍令》《違反軍令的審判程序》《有關拘留及罰款的判決規則》等法令和規則,用法律的形式不斷強化其軍事管制。


  二、軍民合治時期(1905年6月—1919年4月)


  軍民合治時期,大連地區的殖民司法制度開始步入正軌。與之前的軍法專制時期相比,利用專業的法律人員對司法事務進行管理也體現了較為顯著的進步性。


另版东方心经  1905年1月,旅順戰役結束后,日本侵略軍完成了對整個大連地區的占領。同年6月,大連地區第一個民政統治機構——“關東州”民政署建立。“關東州”民政署屬于“滿洲”軍總兵站監部管轄,同時在金州以及旅順設立民政支署。“關東州”民政署的基本管理內容是對管轄區域內反抗日本侵略的行為進行鎮壓,同時迫使當地居民進行勞役、征收稅費以及對于居民個人財產進行監管等,“關東州”民政署的管理者通常由軍職人員擔任。


  日本侵略軍司令部在1905年8月通過軍事命令的方式進行了殖民地區刑事處分令的發布,該處分令表明在“關東州”民政署機構內部設立有司法委員,司法委員負責處理司法審判事務。司法委員的主要職權為處理占領地區的刑事以及民事糾紛,進行相應的調節和審判。


另版东方心经  軍民合治下的司法委員制度是通過不同地區設立的民政支署以及下轄的警察體系,把管轄區域內部產生的不同刑事以及民事糾紛移送到司法委員進行處理,在司法委員接收到案件之后,調派管轄的巡捕以及警察開展相關案情的查訪,最后進行公開審訊。1905年10月,關東總督府成立,其直接由日本東京大本營進行管轄,也是日本侵略軍在大連殖民地的最高軍政機關,可以對已經占領區域開展軍事和行政管理。關東總督府在1906年6月設立了司法機構審理所,對該地區的刑事以及民事案件進行審理,《“關東州”審理所條例》是關東總督府制定的對審理所內部職責權力以及組織結構進行規定的一部條例,審理所的辦公地點在大連,屬于“關東州”民政署管轄,審理所的各項事務由所長進行全權管理,內部設置書記、翻譯、檢察官以及審理官。


另版东方心经  審理所內部分為初審和復審兩個主要部門,在審判上實行二審制,對于初審部來說通常進行單獨審判,也就是通過一名審理人員開展民事調解工作以及進行刑事、民事案件的審判。而復審部門采用的是合議制的審判形式,也就是由三名審理官員一起對于初審審判結果存在異議的上訴案件以及涉及國事或者危害到皇室等特殊案件進行審理[4]86。


  日本殖民者早期對大連地區一直實施的是軍事管制,日俄戰爭停止之后,日本內閣中的元老派就開始對這一做法表示了強烈的不滿。1906年5月下旬,在伊藤博文的召集下,軍方代表、內閣以及元老派共同召開了針對“滿洲”問題的協議會,對日本在“滿洲”的統治方式問題進行分析研究。會議上,元老派政治家對日本軍方殖民“滿洲”的計劃表示了反對,并且建議取消日本在大連地區的軍事管制體系關東總督府,同時建立民政管理部門關東都督府。


  此后日本在大連的殖民機構從關東總督府變成了關東都督府,其性質也從軍事管制機構變成了民政統治機構。關東都督府建立后,出于強化司法部門的目的,采用了較為專業的法律人士對司法事務進行管理,并且從1906年9月1日開始實施了《關東都督府法院令》。根據《法院令》的規定,原先在“關東州”軍事管制期間設立的司法審理所被廢除,重新建立了受關東都督府管轄的“關東州”地方法院以及高等法院。另外,從1908年10月開始,日本殖民統治下的“關東州”地區開始實行二審制法院的司法體系。并且,日本統治當局為了加強以及鞏固“關東州”的殖民統治,對《“關東州”裁判令》開展了頻繁的修訂,從而使“關東州”地區的司法制度有了較為明顯的改善和提升。


  但是,這種司法體系上的進步對于大連當地居民來說并沒有明顯的實際意義。因為,雖然這一時期司法機構的辦公人員從軍人換成了文職人員,審判場所以及審理方式也有了很大變化,但是對當地居民進行審判的法律法規以及條例都和原先軍管時期并沒有根本上的區別。


  三、軍民分治時期(1919年4月—1945年8月)


  因為關東都督府的建立,一方面并沒有真正完成從軍政統治到民政統治的徹底轉變,運行起來困難重重。另一方面因為關東都督府獨攬大權而導致了日本統治集團內部的矛盾不斷激化。因此,日本政府于1919年4月發布94號敕令,用關東廳代替了關東都督府,將軍政合一制改為軍政分治。關東都督府中的軍政部分被單獨劃分出來成立了關東軍司令部,而關東廳的最高管理人員可以由軍職人員擔任,也可以由文職人員擔任。這一官制的改革,使關東州的民政管理權開始擺脫軍方控制,關東州民政管理機構得以獨立運行。


另版东方心经  關東廳成立后,關東州高等法院和地方法院均置于其管轄之下。大連地區作為日本通向我國東北的唯一物資集散地的港口城市,發生案件較多,為適應這一情況,關東廳修改了《關東州裁判令》《關東州裁判事務所令》等法令,將全部審判事務由法院管轄,并加強審判機構,增加審判人員,不斷強化司法制度的社會管理職能。


  1924年,在日本殖民大連地區20多年后,日本關東州殖民當局認為關東州在文化、經濟以及政治等方面都有了較大的改善,司法體系也應進行改善。因此,關東州當局再次對原有的《關東州裁判令》進行了多次修改,同時把原有的二審制法院變更為三審制法院,司法制度也變得更加完備起來,這在司法制度上是一次較為明顯的進步,同時也標志著日本殖民下的大連地區的司法審判制度進入了三審制時期。從表面上看日本殖民當局實行三審制是為了不分種族,保護居民的合法利益。事實上,日本殖民當局實施的這些司法制度,僅僅是為了保護生活在關東州地區的日本居民的合法利益,而對于當地的中國居民在法律上甚至保留了笞刑等野蠻的肉體懲罰制度,實行赤裸裸的種族歧視政策,中國居民的合法權益根本得不到保障。


  在關東廳以及后來成立的關東州廳管理的26年期間,大連殖民地的司法體系除行使維護社會秩序的職能外,更主要的是用于鎮壓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反抗斗爭上。關東廳高等法院多次公開審理共產黨人另版东方心经的案件,并處以重刑,妄圖用殘酷刑罰壓服中國人民的反抗斗爭[5]101。因此,在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大連地區,無論其司法制度如何演變、完善和發展,都無法改變其法西斯軍事獨裁司法體制的性質,最終的結果也只能是進一步強化日本侵略者對于大連地區的殖民統治。


另版东方心经  對于日本殖民大連時期的司法制度演變過程進行分析研究可知,其司法制度的變化一直是伴隨著日本殖民當局機構的變化而相應變化的,而司法制度始終都是在日本殖民管理機構的掌控之下,其權力屬于殖民當局最高長官關東總督、關東都督、關東廳、關東州廳官員等。關東州的司法制度建設根本無法改變其殖民地司法體系的本質,其根本目的是為了維護日本殖民當局的統治,服務于日本對外侵略擴張的戰爭,而處于社會底層的中國公民依然無法擺脫被剝削和壓迫的命運。


  參考文獻 

  [1]郭鐵樁,王健.關東州殖民統治機構建立、演變狀況述論[C].大連近代史研究,2007. 

另版东方心经  [2]張淑香.從關東州司法制度的演變看日本的殖民統治[J].抗日戰爭研究,2004(3). 

  [3]顧明義,張德良,楊洪范,等.日本侵占旅大四十年史[M].沈陽:遼寧人民出版社,1991. 

另版东方心经  [4]張淑香,趙光珍.淺析日本殖民統治旅大40年的司法制度[J].遼寧師范大學學報,1999(3). 

另版东方心经  [5]顧明義,張德良,楊洪范,等.日本侵占旅大四十年史[M].沈陽:遼寧人民出版社,1991. 

另版东方心经  ★作者簡介:薛志剛,旅順日俄監獄舊址博物館館員,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為日本殖民史。

千里馬論文網:http://09942.co/fx/sf/227413.html

上一篇:關于建立中國少年司法制度的思考

下一篇:沒有了

金多宝论坛 理财婆高手论坛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枓大全 码王论坛 特碼王 香港四不像玄机图 特碼王 码王论坛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东方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