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發表網

論毛澤東辯證哲學思想的特征

發布時間:2015-07-08 09:29

論毛澤東辯證哲學思想的特征

  毛澤東不但是偉大的政治家、革命家、思想家、軍事家,也是偉大的哲學家。在他那彪炳千古的不朽論著中,閃現著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思想光輝。綜觀毛澤東的辯證哲學思想,主要有以下幾個特征。
  [bt1]一、于斗爭中求發展
  大無畏的斗爭精神、非凡的洞察力、藐視強大對手的氣魄,既是毛澤東的個性特點,也是他人生事業的動力支撐。當毛澤東還是一名學生的時候,就發出了“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1]的豪言壯語。走上革命道路后,他與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斗,與國民黨反動派、與蔣介石、與漢奸、與黨內的各種反馬克思主義的錯誤思潮斗爭;新中國建立后,他又與美帝國主義、與美蔣特務、與不法資本家、與腐敗官員、與“右派”、與“走資派”等斗爭。總之,毛澤東的一生,充滿了昂揚的斗爭精神。這種精神已融入了他的整個人生之中,成為他生命的組成部分,激勵著他終生為無產階級革命事業而奮斗。就當時的時代背景看,毛澤東的斗爭精神總體上有利于人民,有利于革命,有利于新中國的建立和社會主義事業的發展。盡管曾有人對毛澤東的“斗爭哲學”提出種種看法,但筆者認為,毛澤東的“斗爭哲學”是其人格和精神力量的體現,是中國共產黨人集體智慧的結晶,是毛澤東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
  雖然“斗爭哲學”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毛澤東的決策思路,成為引發“反右”擴大化、“文革”等政治事件的因素之一,嚴重影響了中國的建設和發展,但有特殊的歷史背景,不能簡單地歸結于毛澤東及其“斗爭哲學”思想。WWW.133229.COM毛澤東的“斗爭哲學”并非如有些人所理解的那樣,一概是“殘酷斗爭,無情打擊”,是“整自己人”。綜觀他有關斗爭的論述,我們不難發現,他的斗爭,絕大多數是在分清敵我、分清矛盾的性質的基礎之上的斗爭。換句話說,是對人民的敵人的斗爭,而對人民的同志,即使是不同意見者甚至是被實踐證明犯了錯誤的人,毛澤東也是主張團結的。毛澤東有一句名言叫“懲前毖后,治病救人”。[2](p938)無數歷史事實充分證明,毛澤東的斗爭絕不是單純地為了斗爭而斗爭,而是維護國家和人民利益的必要手段。“斗爭”已經成為毛澤東的獨特風格和工作思路。“什么叫工作?工作就是斗爭。哪些地方有困難、有問題,需要我們去解決。我們是為著解決問題去工作、去斗爭的。越是困難的地方越是要去,這才是好同志。”[3](p1161)這一論述,充分概括了毛澤東“斗爭哲學”的深刻內涵。從人的個性特征來看,“斗爭”是一個人積極進取的表現,是一個人精神力量、人格的象征。可以說,沒有斗爭就沒有收獲,沒有成功,沒有中國革命和建設事業的勝利。毛澤東身上所展現出來的大無畏的斗爭精神,正是他為國家、民族拼搏獻身精神的體現。
  [bt1]二、正確的認識源自實踐
  正確的認識源自實踐是毛澤東辯證哲學思想的一個基本問題,同時也是毛澤東哲學思想的一大特征。
  首先,從馬克思主義哲學角度來分析實踐與理論的關系。什么是真理?真理就是被實踐證明了的正確的理論。毛澤東指出:“馬克思主義的哲學辯證唯物論有兩個最顯著的特點:一個是它的階級性,公然申明辯證唯物論是為無產階級服務的;再一個是它的實踐性,強調理論對于實踐的依賴關系,理論的基礎是實踐,又反過來為實踐服務。”[4](p248)“馬克思主義者認為,只有人們的社會實踐,才是人們對于外界認識的真理性的標準。實際的情形是這樣的,只有在社會實踐過程中(物質生產過程中,階級斗爭過程中,科學實驗過程中),人們達到了思想中預想的結果時,人們的認識才被證實了。”[4](p248)毛澤東還引用列寧關于“實踐高于(理論的)認識,因為它不但有普遍性的品格,而且還有直接現實性的品格”[4](p248)的論述,來說明實踐對于理論的基礎性作用。最終得出了“真理的標準只能是社會的實踐。實踐的觀點是辯證唯物論的認識論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觀點”[4](p248)的結論。此外,毛澤東還特別強調了理論對于實踐的指導作用,指出:“馬克思主義的哲學認為十分重要的問題,不在于懂得了客觀世界的規律性,因而能夠解釋世界,而在于拿了這種對于客觀規律性的認識去能動地改造世界。”[4](p292)這些論述充分說明,一種理論的正確與否,只有通過實踐來檢驗。
  其次,從認識論的角度來進行論述。什么是認識論呢?“理性認識依賴于感性認識,感性認識有待于發展到理性認識,這就是辯證唯物論的認識論。”[4](p291)毛澤東把認識(理論)和實踐之間的關系形象地表述為“兩個飛躍”。第一個飛躍是從實踐到認識。他說:“人們在社會實踐中從事各項斗爭,有了豐富的經驗,有成功的,有失敗的。無數客觀的現象通過人的眼、耳、鼻、舌、身這五個官能反映到自己的頭腦中來,開始是感性認識。這種感性認識的材料積累多了,就會產生一個飛躍,變成了理性認識,這就是思想。”[5](p155)毛澤東將其概括為由存在到思想的階段。第二個階段,由精神到物質、由思想到認識的階段。因為第一階段的精神、思想(包括理論、政策、計劃、辦法)是否正確地反映了客觀外界規律,還是沒有得到證明的,還不能確定是否正確,所以需要把它再放到社會實踐中去檢驗。在此過程中,毛澤東特別強調實踐的重要性,指出:“無論何人要認識什么事物,除了同那個事物接觸,即生活于(實踐于)那個事物的環境中,是沒有法子解決的……你要有知識,你就得參加變革現實的實踐。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得變革梨子,親口吃一吃。……你要知道革命的理論和方法,你就得參加革命。一切真知都是從直接經驗發源的。”[4](p287-288)同時,毛澤東還強調正確的理論需要一個由實踐到認識,又從認識到實踐的循環往復的檢驗過程。他說:“一個正確的認識,往往需要經過由物質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質,即由實踐到認識,由認識到實踐這樣多次的反復,才能夠完成。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就是辯證唯物論。”[5](p156)至此,我們不難看出,真理源自實踐的理論,是馬克思主義具有普遍指導意義的理論。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中國革命與建設的經驗充分說明,什么時候我們堅持了這個理論,什么時候我們的事業就發展進步;什么時候違背了這一理論,什么時候我們的事業就被動受挫、停滯不前甚至倒退。

  [bt1]三、有取必有舍
  “取”和“舍”就像“得”與“失”一樣,表現了矛盾的對立統一關系。從辯證法的角度看,有“取”必有“舍”,有“得”必有“失”。還在春秋戰國時期,儒家學派代表人物之一的孟子,就提出了“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理論。毛澤東把這一觀點做了較為系統的闡述,并用以指導中國革命實踐。譬如,在面對強大敵人進攻時,毛澤東及時地提出了不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避敵其鋒芒,伺機予以殲之的理論。請看毛澤東在對待解放區土地得與失問題上的論述:“關于喪失土地的問題,常有這樣的情形,就是只有喪失才能不喪失,這是‘將欲取之必先與之’的原則。如果我們喪失的是土地,而取得的是戰勝敵人,加恢復土地,再加擴大土地,這是賺錢生意。市場交易,買者如果不喪失金錢,就不能取得貨物;賣者如果不喪失貨物,也不能取得金錢。革命運動所造成的喪失是破壞,而其取得是進步的建設。睡眠和休息喪失了時間,卻取得了明天工作的精力。如果有什么蠢人,不知此理,拒絕睡覺,他明天就沒有精神了,這是蝕本生意……危害人民的問題同此道理。不在一部分人民家中一時地打爛些壇壇罐罐,就要使全體人民長期地打爛壇壇罐罐。懼怕一時的不良的政治影響,就要以長期的不良影響做代價。”[4](p2111-212),這段論述形象地表述了“取”與“舍”的關系。無“舍”就沒有“取”,要“取”就必須“舍”。當然,這里面有一個成本的問題,即“取”的要比“舍”的多,否則便是毛澤東所說的“蝕本生意”,是萬萬不可做的。
  毛澤東在對“取”與“舍”的辯證關系進行精辟論述的同時,還對反對這種理論的同志做了耐心細致的批評。他針對黨內某些同志“英勇戰斗于前,又放棄土地于后,不是自相矛盾嗎?這些英勇戰斗者的血,不是白流了嗎”的發問,一針見血地指出“這是非常不妥的發問”,詼諧地批評這些同志:“吃飯于前,又拉屎于后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收集整理,不是白吃了嗎?睡覺于前,又起床于后,不是白睡了嗎?可不可以這樣提出問題呢?我想是不可以的。吃飯就一直吃下去,睡覺就一直睡下去,英勇戰斗就一直打到鴨綠江,這是主觀主義和形式主義的幻想。在實際生活里是不存在的。誰人不知,為爭取時間和準備反攻而流血戰斗,某些土地雖仍不免于放棄,時間卻爭取了,給敵以殲滅和給敵以消耗的目的卻達到了,自己的戰斗經驗卻取得了,沒有起來的人民卻起來了,國際地位卻增長了。這種血是白流的嗎?一點也不白流。”[6](p508)意味深長地告誡他們:“革命和革命戰爭是進攻的,但是也有防御和后退,這種說法才是完全正確的。為了進攻而防御,為了前進而后退,為了向正面而向側面,為了走直路而走彎路,是許多事物在發展過程中所不可避免的現象,何況軍事運動。”[4](p196)毛澤東的分析,既有正面的論述,又有反面的駁斥,層層設喻,反復類比,可謂是全面細致,情真意切,無懈可擊。
  [bt1]四、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是內因
  毛澤東認為,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在于事物內部的矛盾性。他說:“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內部,在于事物內部的矛盾性。任何事物內部都有這種矛盾性,因此引起了事物的運動和發展。事物內部的這種矛盾性是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一事物和他事物的互相聯系和互相影響則是事物發展的第二位的原因。”[4](p301)“唯物辯證法認為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雞蛋因得適當的溫度而變化為雞子,但溫度不能使石頭變為雞子,因為二者的根據是不同的。”[4](p302)事物都在發展變化,但是對于事物發展變化的根本的原因,卻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種認為是外部原因引起了事物的發展變化,一種認為是內部原因決定著事物的變化。這兩種觀點表面上看似乎無關緊要,但若從深層次上去理解,就會發現其對社會的影響有著極為重要的作用。外因論者,辦事注重事物的外在條件,認為只要外在條件適合,事物都會自然而然地發生變化。內因論者則認為,發展變化的根本原因是內因,沒有內因的因應,外因是難以發揮作用的。
  外因是事物發展變化的必要條件。毛澤東關于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在事物內部的觀點,是從事物的本質、事物的特性、事物的自身作用等方面而言的。事物都在發展變化,這是辯證唯物主義的基本的觀點,但是,事物的變化是有其自身的規律性的。毛澤東的論述,正是對事物變化的規律性的正確認識。這個命題的重要意義,不僅在于物質世界的認識,同樣也在于社會問題的解決。當人們認識并掌握了這一理論之后,就會自然遵循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充分發揮主體的能動作用,輔之以適當的外部條件,從而促成事物向有利于人類社會的方向發展,進而推動經濟社會的全面發展。毛澤東不但對內因的作用做了生動的闡述,而且將其推而廣之,提升到領導藝術的層面,作為黨的工作的指南。
  [bt1]五、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是辯證唯物主義哲學中一個基本的同時也是最重要的問題。凡事都有兩面或者多面性。好的東西未必方方面面都好,壞的東西也不一定全部都壞,而且好與壞在一定條件下還能夠相互轉化,“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等成語,講的就是這一道理。“世界上的事情是復雜的,是由各方面的因素決定的。看問題要從各方面去看,不能只從單方面看。”[3](p1157)作為成熟的政治家,毫無疑問,應當全面把握分析事物的各個方面、各種關系,從而找出有利于社會矛盾解決、有利于經濟社會發展的因素,因勢利導,做出有利于黨和國家、有利于人民群眾的抉擇。毛澤東在這一方面亦有其獨到的見解。窮,本不是一件好事,但毛澤東卻對中國的貧窮做了精辟獨到的解讀:“除了別的特點之外,中國六億人口的特點就是一窮二白。這些看起來是壞事,其實是好事。窮則思變,要干,要革命。一張白紙,沒有負擔,好寫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畫最新最美的畫。”[7]這就告訴我們,不要怕窮。窮有窮的優勢,窮有窮的特點。窮可以轉化為精神財富,它可以激勵人的斗志,可以改變人的思想,可以引發革命,可以改變生產關系,可以解放生產力,可以譜寫人類社會發展的新篇章。這絕不是理論上的空洞說教,而是有其深刻的辯證哲理的。在一定條件下,窮能喚醒貧困者的自立、自強意識,激發他們用自己的智慧去改變落后狀態,建設自己的美好家園,過上富裕、安康的生活。

  不僅如此,毛澤東還把上述觀點應用到社會矛盾的解決上。他說:“敵我之間的矛盾是對抗性的矛盾。人民內部的矛盾,在勞動人民之間說來,是非對抗性的;在被剝削階級和剝削階級之間說來,除了對抗性的一面以外,還有非對抗性的一面。”[8](p364)“不同質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質的方法才能解決。例如,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矛盾,用社會主義革命的方法去解決;人民大眾和封建制度的矛盾,用民主革命的方法去解決;殖民地和帝國主義的矛盾,用民族革命戰爭的方法去解決;在社會主義社會中工人階級和農民階級的矛盾,用農業集體化和農業機械化的方法去解決;共產黨內的矛盾,用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方法去解決;社會和自然的矛盾,用發展生產力的方法去解決……用不同的方法去解決不同的矛盾,這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者必須嚴格地遵守的一個原則。”[4](p311)毛澤東關于矛盾的論述,成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經典,成為我們黨處理各種問題的指導思想。雖然不同時期對矛盾性質的認定有所不同,但是“不同質的矛盾用不同質的方法去解決”的原則一直貫穿于我們黨各個時期工作的始終。
  [bt1]六、看問題要看實質
  看問題要看實質這一命題與毛澤東在《矛盾論》中要抓主要矛盾的觀點相呼應。問題的實質,與事物的主要矛盾有著非常緊密的聯系,但兩者又有所不同。“實質”有透過現象看本質的意思,“主要矛盾”則是在把握了“實質”的基礎上抓住影響并決定事物走向的主要方面,從而找出解決問題的具體辦法。“實質”是區分矛盾主次性質的基礎。只有抓住實質,才能區分事物的主次,找出事物的主要矛盾。因此,毛澤東特別強調看問題要看其實質,不要被其表面現象所迷惑。“我們看事情必須要看它的實質,而把它的現象只看作入門的向導,一進了門就要抓住它的實質,這才是可靠的科學的分析方法。”[4](p99)毛澤東是這么說,也是這么做的。正是因為看到了實質,毛澤東才敢于藐視貌似強大的帝國主義陣營,提出了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英明論斷;正是因為看到了實質,毛澤東才能在革命的低潮期,看到了未來的發展,提出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獨到見解;正是因為看到了實質,沒有系統學過軍事理論的毛澤東才能洞察秋毫,寫出了令世界軍事家折服的《論持久戰》、《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等軍事著作;正是因為看到了實質,毛澤東才提出了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的理論,帶領全國人民推翻了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國。
  此外,作為黨的主要負責人的毛澤東,除了告誡全黨,特別是黨的領導干部,看問題要看主流、實質外,還對黨內一些同志看問題的錯誤方法進行了批評。他明確指出:“這些同志看問題的方法不對。他們不是去看問題的本質方面、主流方面,而是強調那些非本質方面、非主流方面的東西。雖然我們不能忽略非本質和非主流方面的問題,必須逐一地將它們解決。但是,不應當將這些看成本質和主流,以致迷惑了自己的方向。”[9](p186)他要求全黨同志:“我們必須學會全面地看問題,不但要看到事物的正面,也要看到它的反面。在一定的條件下,壞的東西可以引出好的結果,好的東西也可以引出壞的結果。”[8](p397)這些論斷,為我們提供了認識事物的正確方法,為培養高素質的領導干部奠定了堅實的思想理論基礎。
  綜上所述,毛澤東的辯證哲學思想是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發展。毛澤東創造性地把馬列主義應用于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指導中國革命事業從弱到強,從小到大,從勝利走向勝利。然而,毛澤東畢竟是生活在一定歷史條件下的人,他也有人身上難于避免的種種局限。今天,我們學習毛澤東的哲學思想,應當以“一分為二”的態度,對其進行實事求是的分析,汲取精華,摒棄錯誤,繼承好這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

學術參考網:http://09942.co/wx/zxll/47819.html

上一篇:馬克思主義生態哲學思想淺析

下一篇:傳統哲學思想中的生產力在企業管理中的應用

相關標簽:
文學最熱期刊
金多宝论坛 理财婆高手论坛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枓大全 码王论坛 特碼王 香港四不像玄机图 特碼王 码王论坛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东方心经